【国际焦点】印度童工激增 恐成失落的一代

新冠肺炎疫情持續蔓延,迫使印度兒童輟學,進入農場與工廠工作,使本來就嚴重的童工問題更形惡化,這些小孩可能成為「失落的一代」。图/經濟彭博周報

【国际焦点】在這個全球最大規模封鎖的情況下,經濟幾乎全面停擺,16歲的穆卡拉裴里與她15歲的妹妹因此被迫中斷學業。這對姊妹的媽媽與姊姊丟了在海得拉巴的幫傭工作,原與祖母住在附近村落的這對姊妹,只能被迫跟著媽媽務農。

穆卡拉裴里說:「在大太陽底下工作很辛苦,但我們必須工作,至少能賺錢買點米。」

疫情爆發究竟影響多少孩童很難量化,但公民社會團體救出的受迫勞工人數增加。相關團體警告:都市移工的人力不足,可能有更多小孩被迫到城市工作。

即便疫情爆發前,印度政府為使兒童留校唸書,任務就十分艱難。DHL 2018年調查發現:印度失學兒童約5,600多萬人,是孟加拉、印尼、馬來西亞、菲律賓、泰國、越南等國總和的兩倍以上。

國際勞工組織(ILO)說,印度的失學兒童中,有1,010萬人在工作。ILO說,過去20年來全球童工逐漸減少,但疫情逆轉此一趨勢,光是今年預計有6,000萬人陷入貧困。貧戶子女必然被送去打工。ILO與聯合國兒童基金的報告顯示,估計每增加1%的窮人,童工人數至少會增加0.7%。

全球人口第四多的印尼,是另外一個可能出現大量弱勢家庭兒童輟學、進入勞動市場的國家。ILO估計,目前情況下受迫童工可能達1,100萬,尤其是在比較落後的蘇拉威西島、努沙登加拉及巴布亞。

印度的兒童成為「失落的一代」,將對這個亞洲第三大經濟體造成莫大影響:低失產力、低賺錢潛力、收不到稅、貧窮階層增多、政府必須撥出更多救濟金。

印度憲法規定6-14歲兒童接受免費義務教育是基本人權,穆卡拉裴里姊妹超過此年齡層,但受當地童工法保障。該法禁止14-18歲的少年在任何冒險與危險的產業工作。同一法律亦禁止14歲以下的兒童打工,除非是兒童藝術家或協助家庭企業。

以幫助窮人、邊緣群體為宗旨的印度「參與實踐學院Priaxis」計畫經理戴羅吉說,在家庭企業中,很難釐清兒童是否參與其中。家庭企業仍有可能具有危險性,例如家庭經營的火柴盒工廠,由於難以界定,兒童易被剝削。「抵債勞工」是家人把子女送去工作的另外一種型式,即家裡欠債,於是小孩為債主工作,藉此抵債。

来源:經濟彭博周報

发表评论